• 業務領域
  • 新聞中心
  • 律師團隊

新聞中心

NEWS CENTER

“濫權”之想

2018-09-12

連著看了幾份兒人民法院關于對所謂“濫用管轄異議權”的處分決定書(最重的是罰了當事人五十萬人民幣),有些想法。

沒錯,對于法院的生效裁判,當事人必須執行;對于法官的自由裁量權,所有人都必須尊重。可恰恰因為有如此的效力與分量,所以,法院的裁判才應該十分慎重,法官的行權才應該更加嚴謹。而無論是理論界還是實踐者,對哪怕是生效的法律裁判再做出分析評判,也是對維護法官威信,穩定法院裁判質量大有裨益的。

而這幾份“決定”,我覺得就還有商榷的價值,茲粗談淺見。

這幾個“決定”,大都以“違反誠實信用原則”“浪費司法資源”“妨害訴訟正常進行”給異議人的異議做出“事實定性”,以《民訴法》第十章作為處分的法律依據。

說老實話,如此認定,如此“決定”,實在是太牽強了。

本著有話則短的“原則”,此處不多嘮叨。其實,只要翻翻《民訴法》的相關條文,就能得出“牽強”的結論(比如翻翻第十章,看看具體的“管轄權異議”及帽子式的所謂“浪費司法資源”,是屬于“妨害民事訴訟”的事由嗎?其行為主體是應該被采取強制措施的行為嗎?)

法院之裁判,除一定要確認事實(證據證明)、確認事實之法律屬性之外,更須有法律及有效的法律解釋之依據。如《民訴法》第七條規定的審判原則:“人民法院審理民事案件,必須以事實為根據,以法律為準繩”。即使缺乏前面之兩項條件,其所做裁判,起碼也要有法理支撐吧。所謂“無法不得以律”。

我們就用“決定書”認定的異議人違反了《民訴法》“誠實信用原則”的第十三條來說吧。這一條第二款還明定:“當事人有權在法律規定的范圍內處分自己的民事權利和訴訟權利!”而提出管轄權異議,就正是《民事訴訟法》賦予當事人的重要的訴訟權利!是法律沒有做出特別限制的訴訟權利(包括客觀行為和主觀動機)!

請注意《民訴法》第一百二十七條是這樣規定的:“······當事人對管轄權有異議的,應當在提交答辯狀期間提出······”。提示:“在提交答辯期間提出”,是提出管轄權異議的唯一前置條件!法律明定:只要滿足這一個條件,“人民法院對當事人提出的異議,”就“應當審查”,法院可以認定“異議成立”或“不成立”,可以裁定移送案件,也可以裁定駁回異議申請。但就是沒有“決定處罰”的權力。至于有些學者認為:《民訴法》2012年修改版,加入“誠實信用”條款,就是針對故意拖延訴訟······云云 。那只是學理解釋,當不得裁判依據的。

無疑,在司法實踐中,這種延宕訴訟期間的“行徑”時有發生(我們也很討厭這種做法)。但,即使這種訴訟行為是影響了審判效率、浪費了包羅司法在內的各種資源,是一種源于訴訟制度設計上的“缺陷”,那它也是立法形成的“漏洞”,而這一漏洞所導致的后果,怎么能讓當事人承擔呢?

竊以為:假如這樣的情況在客觀上就是應該改變,那也應當通過修法或是立法解釋加以調整,而不能由某個法官、法庭、法院擅改法律之直接意思。否則,怕也有“濫權”之嫌吧。

一己之見(其實,在觀點上甚至理論上,自己跟自己也有爭論),不憚批判。

 

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爱彩乐